TGS分析:主机游戏崛起 手游退居二线

作为地域性更强的非国际化展会,今年东京电玩展(TGS)的重点重回主机游戏。

近年来,TGS一直是日本游戏市场的风向标。手机游戏抢尽风头,占据越来越多的发行商展位;而专业手游公司的展位也越做越大。这一趋势在去年到达顶峰——角色扮演手游《碧蓝幻想》(GranBlue Fantasy)的展位规模居然和整个PlayStation展位相当,而其他手游的展位也是遍地开花。

而在今年的东京电玩展上,手游展位则变得相当低调。没有一个手游展位像去年的《碧蓝幻想》那样奢华和张扬,大型手游发行商要么缺席,要么大幅缩减展位规模。另一方面,传统游戏发行商似乎重拾对于主机游戏的信心。手机游戏虽然并未绝迹,却已沦为配角。PS4和阵容略减的3DS游戏绝对是本届TGS的核心。

大型手游发行商的缺席让传统游戏发行商重新抬头。其中最为明显的是世嘉展位:《女神异闻录5》(Persona 5)、《战场女武神:苍蓝革命》(Valkyria: Azure Revolution)和《如龙6》(Yakuza 6)占满门面;日版《泰坦陨落2》只获得了侧面的一个小区域,而曾作为主力的手机游戏则被安排到展位背面的低调一角。其他大型传统游戏发行商的展位也大多如此——卡普空的展位基本被《生化危机》和《怪物猎人》占满,将近一半的区域更是被装修成《生化危机7》的场景;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的重点是《最终幻想15》、《王国之心2.8 HD》和《最终幻想14》最新资料片,代理发行的第三方游戏也占据了大量空间;而该公司颇为成功的多款手游均未亮相。

资本雄厚的手游公司退出舞台之后,今年的索尼展位没有遇到任何挑战。PS VR和PS4平分地盘的布局展现了该公司今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决心。为了吸引尽可能多的玩家,PS4区摆出了大量试玩机位。最热门的当然是《地平线:黎明时分》(Horizon:Zero Dawn)、《GT Sport》、《重力少女2》(Gravity Daze 2)和《最终幻想15》这几款大作。而丰富的游戏阵容也标志着进入生命周期中期阶段的PS4依然保持健康的发展势头。此外,展出的索尼VR游戏还是存在急需解决的“通病”:虽然和试玩机位十分契合,却必须留出更大的空间(PS Eye必须与玩家保持一定距离,而且在使用中不能有人在两者之间经过)。即使在不太拥挤的商务媒体日中,VR试玩的等候队伍还是长得惊人。

主机游戏在TGS上大放光彩固然值得大书特书,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游戏市场的局势已经逆转,消费者也不会骤然回归主机平台。数据表明,手机游戏依然在日本市场中拥有绝对优势。一切都与TGS的观众群体构成和参展单位的宣传策略有关:大型主机游戏需要得到大量狂热拥趸的关注和体验。虽然国际发布会也能为市场公关做出巨大贡献,但今年的海外媒体却集体沉寂(这大概和去年TGS以日本国内手机游戏为主因而没有报道价值有关)。另一方面,为了应对汇率影响,手机游戏已经将电视和户外媒体作为广告重点,以求获得更多用户。不难想象,《碧蓝幻想》去年在TGS上的豪华展位并未招募到多少新玩家,算是一次不划算的投资。

不过,投资失利并不是TGS向主机游戏倾斜的唯一原因。在日本地区,尽管PS4的销量远远不如海外市场,其用户基数还是相当可观,足以让发行商重拾信心。顺便说一句,科乐美是唯一的例外。除了《实况足球》和《力量职业棒球》之外,只有《游戏王》的手游《游戏王:决斗链接》(遊戯王 デュエルリンクス)能占据一席之地。小岛秀夫离开之后,《合金装备》新作只在《实况足球》试玩区的角落里贴了一张海报。

与手游由盛转衰的转变不同,TGS以日本国内市场为主的趋势依然延续。TGS曾经是全球游戏业界的一大支柱。近年来,它已经不再像E3那样关注全球游戏,而是专心在日本以及周边地区推广日式游戏。万代南梦宫的巨型展位就是显著的例证。它与索尼展位比邻,外型犹如三层阶梯教室,展示了一系列不分国界的游戏,例如:《高达》(Gundam)、《超时空要塞》(Macross Delta)、《火影忍者》(Naruto)、《航海王》(One Piece)和《刀剑神域》(Sword Art Online)等动漫改编游戏。而传统游戏中,也只有《铁拳》和《传说》系列的海外人气能与它们相比。

其他发行商也是以日版游戏为主。光荣特库摩展位的主力无疑是《战国无双:真田丸》(与今年的NHK大河剧《真田丸》联动)和只有本国玩家才会感兴趣的赛马游戏《马场大亨》。另一方面,日式风格浓重的《仁王》不仅是索尼PS4展位的主力,也是光荣特库摩今年的主推游戏。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亚洲最负盛名的游戏展会TGS正逐渐转变为本地区游戏开发者与发行商的聚会中心。其主会场为韩国、台湾和马来西亚的游戏开发者安排了专区,而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等东盟国家则共享一个区域。这些展位显得格格不入,并不以吸引观众为目的,被更多用于商业洽谈。不过,这样的安排意味着TGS并不满足于日本国内市场,它更想成为全亚洲乃至全世界游戏商人与媒体的会面场所。

另外,通过人行天桥与主会场相连的9号至11号大厅也发生了有趣的变化。多年以来,这些场馆一直被与会者遗忘,特别是在商务媒体日期间。今年,这个曾经的儿童活动专区被改造成小卖部(甚至可以现场申请光荣特库摩和卡普空的主题信用卡)、独立和VR游戏展示区,重新焕发生机。

独立游戏区虽然不再龟缩在主会场一角,规模也大幅扩大,可还是面临一个问题–尽管游戏品质不低,也很有趣,却像沙丁鱼罐头一样被塞的满满当当。一般的游戏还能应付,而VR游戏绝对需要更大的空间。显然,这是因为独立开发者无法为TGS带来多少利润。可是,展位费高昂的主会场还有大片空地,观众人数也不可同日而语,难道就不能考虑分流一部分观众吗?

总之,TGS的转变积极向上。也许有悖于主办方的初衷,参展单位重点已经向主机游戏转移。抛开日本手游不谈,这对TGS、主机游戏和参展观众来说是三赢的局面。然而注重日版游戏的趋势必将逼走更多欧美媒体,我们也期待TGS能够做出更多的改变,成为一个更国际化的展会。

about author

admin

3613885717@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