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八卦账号到《王者荣耀》互联网公共政策研究

  2017年6月,一批八卦娱乐自媒体账号违规被封,其中一些账号曾被风投看好,估值上亿元,引发舆论关注,更多利益相关方感到了压力。7月初,人民网等央媒对腾讯公司的一款游戏《王者荣耀》给青少年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了集中的讨论,引发腾讯公司市值波动。7月13日,A站和B站大量海外影视剧进行调整,而这些影视剧曾是不少年轻网民的新宠。此外,凭借机器“算法”向客户推送新闻信息是否“简单粗暴”,AI(人工智能)带来新型社会风险,如无人机逼停飞机、偷拍隐私,也引发人们的深入思考。互联网作为新兴文化载体,发展和管理的边界在哪里?如何实现消费者、利益相关方、网络平台和政府、法律等诸多方面的社会共治?这些问题迫切需要探讨。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祝华新

  社会化产品需要共同治理

  《王者荣耀》游戏累计注册用户超2亿,日活跃用户8000余万人次,每7个中国人就有1人在玩,据说其中“00后”用户占比超过20%。一款互联网产品,发展到如此规模,已经不能视为普通的技术产品或市场商品。它与QQ、微信一样,在相当程度上已经成为当代中国人社会生活的组成部分。因此,其运营和管理规则,需要所有利益相关方共同讨论、多元治理,其中包括监管部门、青少年、家长、教师、教育学家、媒介研究专家等。

  2016年,东方网总裁徐世平发表公开信,以一家媒体用户身份,质疑微信公众号平台管理规则。而2012年11月3日,腾讯公司做出“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逼迫用户在QQ软件和360软件之间“二选一”,使广大网民忽然不安地发现,一家互联网公司已经到了“对网络社会的公众予取予夺”的程度(南京大学杜骏飞教授语)。这场“3Q之争”,就像一场发生在电脑桌面上的边境战争,双方似乎都在大义凛然地保疆护土,但它们脚下纵横驰骋的土地其实属于广大网民。腾讯公司后来承认“在处理的方式和与用户沟通中采取的方式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忽略了用户的感受”。据媒体报道,此事发生后,马化腾召开10场诊断腾讯的活动,邀请各界人士建言献策,最终定下开放和分享两大原则。腾讯告别什么都自己做、自己赚钱的发展模式,为其他创业者提供腾讯账号关系链、流量、支付等全方位服务。

  互联网时代,刷新了社会生活、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一个基本原则应该得到所有互联网企业的尊重和敬畏——这就是用户权利。像当年百度公司的竞价排名,魏则西之死的教训,值得永远记取。当某些互联网企业达到“超级垄断”的高度,国家就有义务“捍卫公共生活”,介入社会“反抗技术霸权”的抗争(杜骏飞教授语)。

  因此,腾讯公司7月2日宣布将推出最严防沉迷《王者荣耀》措施,12岁以下注册用户每天限玩一小时等,并将强化实名认证体系等。这样的措施值得鼓励,但还远远不够,还需多听听社会各界的意见,在哪些地方需要加大力度,防微杜渐,拾遗补缺。对一个社会化产品来说,通常的“国标”只是最低标准,还需要高自标持。涉及如此庞大的青少年群体,腾讯的社会责任应高于一般的游戏企业。

  网络平台需要与用户和多元主体参与规则制定。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和分享。我们希望看到腾讯公司自“3Q大战”后的开放战略在延续和扩展。

  互联网上的消费者权益保护

  1995年12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一位母亲强烈呼吁扫黄打非不可手软》,成为加大音像产业监管的一个信号。一位江苏苏州的普通女工,给时任苏州市委书记杨晓堂写了一封举报信,反映家里咬牙买了一台电脑,却发现儿子看黄碟,神情恍惚,成绩下降。

  今天看,媒体围绕《王者荣耀》事件的讨论,可能是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又一个重要事件。

  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它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技术手段,扩大了当代网民的知识视野和社会交往,丰富了网络平台的精神文化生活,同时也带来诸多问题,如游戏成瘾,网络过度使用,色情暴力内容污染眼球等。2010年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发起妈妈评审团,作为网络不良信息监督的民间机构,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对于青少年特别是学龄儿童影响巨大的网络游戏,特别是手机游戏,是否也需要鼓励教师协会、家长联谊会这样的民间机构,对其运营规则和监管边界进行评估,提出批评?

  一些传播色情暴力内容的网络产品和服务,需要依法打击;而一些涉及低俗文化或过度使用容易影响用户身心健康的新技术产品,本身并不违法,可以由利益相关方开展文化批评,疑义相与析,推进社会风气的激浊扬清。

  互联网治理,政府责无旁贷。同时,互联网作为拥有最广泛社会参与的平台,还不妨推行网民社区自治。2012年5月,新浪微博发起微博社区公约,建立社区委员会制度,由自愿报名产生的专家委员和普通委员受理用户投诉。这个制度设计,对于遏制微博谣言、倡导理性发言,起到积极作用。

  1905年,孙中山先生慨然写下《民权初步》,教国民如何讨论公共议题,如何投票和做出决定。今天,率先享有互联网红利的人群尝试社区自治,有助于实现公民的有序参与,也是民主建设的一项基本功。

  尊重青少年权益

  青少年文化往往带有边缘文化的特征,呈现出某些非主流的元素。在互联网平台上,非主流元素还会向其他年龄段蔓延,如杀马特、火星文。

  对未成年人的新技术产品和服务消费,成年社会实施监管有必要,如低龄儿童迷上手游后自我控制力极差,监管的理由是保护他们的身心健康;但要恪守一个边界,就是尊重青少年权益。比如,不少家长痛恨动漫,希望动画片和漫画都是寓教于乐的内容;但少年儿童面临沉重的学业压力,他们以动漫为伴时更希望没心没肺地快乐消遣。

  北京大学教授胡泳提出:“切勿同青少年的生活方式作战。技术已经嵌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了。对于一个未成年人来说,可能游戏、社交和学习在其生活中同等重要。即使在我们观察到游戏对青少年的现实损害时,我们也应该防止简单的‘妖魔化’。”

  互联网企业需要公共政策研究保驾

  媒体批评的声音,不一定都是某些管理的行动信号,但体现社会有识之士的忧思,也契合有关部门的管理思路。建议一些大型互联网企业成立公共政策委员会,对每一项产品和服务进行公共政策风险性事先和事中的评估。

  互联网是社会转型期的最大变量。它一方面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和社会生活的现代化;另一方面可能冲击市场和社会运行秩序,造成社会心理的困扰不安。如何驾驭这个“最大变量”,需要网络平台、利益相关方和政府齐心携手、同向而行,共同打造开放共享的互联网新生态。

  随着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涌现,互联网加速向各行业渗透,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层出不穷,社会公共利益格局经历着一场解构与重构的革命。互联网新媒体公共政策研究,就是厘清这种利益整合的“边界”,倡导社会“共治”。经过前些年的野蛮生长,互联网产业转入商业伦理和道德反思期,公众对过去互联网粗放式的发展提出了更高质量要求。这给互联网管理部门带来了巨大压力,诸多“边界”细节非公权力在短时间内所能准确把握,离不开所有利益相关方集思广益,社会“共治”。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暨新媒体智库,长期研究互联网舆论生态和文化生态,在业界和学界有广泛的人脉,熟悉政府治理思路,可以为互联网企业和投资人提供互联网新媒体产业公共政策咨询顾问服务。过去,我们研发了政府舆情应对绩效、政务新媒体运行绩效等评估标准,《网络舆情》内参成为政府网络治理和社会治理的重要参考。我们也已与一些互联网企业建立数据和智库联盟,积累了网络平台上丰富多彩的思想观点类大数据和电商、餐饮、移动出行等大数据,在宏观的数据规模上精准地把握社会发展的脉搏。2009年初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曾提出“帮领导干部读网”;今天我们还可以做另一项工作,就是“帮互联网企业读政策”。

  腾讯收购英国游戏开发商 或为王者荣耀铺路

王者荣耀

王者荣耀@07073玩BUY
《王者荣耀》推荐手机、手柄、服饰、文具、道具模型、生活用品、抱枕、箱包、COS道具……边玩边买,因为热爱
about author

admin

3613885717@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